枞阳在线网站 | 枞阳县委宣传部 主办

设为首页

简体 | 手机站

您当前的位置: 枞阳在线视频

20180104枞川夜语

时间: 2018年01月08日14时47分

  凤凰洲距离长江北岸的枞阳县城要22公里,面积42平方公里,地形如凤,取“凤之仪表”之意。因四面环水,孤零零的立在江中,人称“孤洲"。两千多人散住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相对于城市来说,洲上的人们过着简单平静、节奏缓慢的生活。

  11月份的清晨,冬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江面一阵风刮过,寒气逼人。电工吴来如、刘东信、钱叶正起了个大早,坐上第一班开往江北的渡船去所里,迎着初升的太阳,渡船在2000米宽阔的江面上乘风破浪,差不多40分钟后到达对岸。从2002年起,每月的第一天,三人都要过江去参加所里组织的安全生产例会。

  因为电力安装维护的需要,在洲上土生土长的哥仨参加入了电工的队伍,彼时,吴来如41岁、钱叶正38岁、刘东信37岁。时光流逝,如今,他们已经当了近20年的电工。

  供电所会议:供电所所长:前几天大风,我们所又是沿江区域,意杨树也比较多,虽然我们所清障工作做的比较好,但是意杨树非常高。

  吴来如:前晚大风晚上7点多钟,凤仪轧花厂台区380伏线路电杆被树砸断一根,四根电线也全部被打断。晚上打电话给所长,第二天所里清早安排人员进行抢修,上午十点半送电。

  14年里,吴来如三人每月参加供电所的例会,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可以和同事们侃侃大山,了解下江北的新鲜事。担心的是,万一他们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洲上突然有什么事情,他们来不及赶回去……凤凰洲对于他们仨而言,牵挂牵绊总是如影随形。

  1998年,外面的世界早已进入电力充足的时代,而凤仪洲在这一年里才通过江底电缆,点亮了洲上的第一盏灯火。当年碗口粗的电缆拖上岸的时候,个个都想来拉上一把!”

  就在电缆通电的那一年,凤仪遭遇了一场罕见的洪水,大小先破了外圩,再直冲内圩,电杆、树木被风刮,一片狼藉。好不容易用上了电,谁曾想又陷入一片漆黑,三人玩命的干活,好让洲上能再次点亮灯火。要知道内圩说破就破,小木船说翻就翻。吴来如感慨:年轻的时候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后来,横跨航道的过江电缆因为挖沙船违规作业外破再次停电。江底电缆的两次外破抢修,三人加入了几百来号的抢修队伍,和江水一起见证了那十几个不眠不休的日子,所以,在他们仨的眼里,顶顶重要的就是保证江底电缆的安全,因为这是洲上人的“命根子”。

  “原来,那里有一间小屋,二十四小时我们轮流值班看守。每天违规采沙的船又多,我们夜里都不睡觉。”

  2015年,从江南跨江架设了一条10千伏线路作为凤仪乡备用电源投入运行后。凤仪洲彻底摆脱了过去长达二十年里仅依靠一条过江电缆用电的困局。有了电,自来水厂也给这里安上了输水管道和储水设备。村民们喝上了干净的自来水,渐渐的,洲上有了榨油厂、粮食加工厂等小作坊,洲上人气旺起来了。然而凤仪也只热闹了八、九年的光景,现如今,一部分原因是受地理位置的限制,一部分是改革开放给农村人带来的变化。人们逐渐离开,留下的多是老人和孩童。

  “哪怕这洲上只有一户人家。公司安排我们在这里工作,我们都要尽职尽责。”因为管理的需要,2002年,枞阳公司将洲上的供电所和江北的几个供电所合并在成中心供电所。留下了吴来如他们仨负责这里的工作。三人将全洲划分成三片,平时各自负责自己辖区内的用电服务联系,遇到检修就相互协作。虽然说只有三个人,有任务的时候,他们都会严格按照操作规程来做。“人少我们更要注意安全,因为隔山容易隔水难,要出点事情别人很难帮上忙。

  “凤凰洲意杨特别多,这树好是好,长得快,木质松脆。一到刮风下雨的时候,给线路造成很大麻烦。”沿着江堤绕行洲上,看见很多房屋都大门紧闭,但无论房屋新旧,沿墙布置的下户线都是齐整的,刘东信自豪地说:“这些都是这些年改造时整改的,江北那边师傅看了都不得不佩服。”

  受访村民:我认为,供电公司对农村的线路改造是一件好事,我们这里比原来好多了,电力设备设施变压器又增加了。各户的电表表箱入户线又重新整理了。哪家的电要是发生了故障,打个电话马上就到位,进行检修。

  “吴师傅,我家电坏了,来把我修下。”村民电话寻求帮助。“哦,等着啊,一会儿就来。”

  按他们的话来说,这洲上老的老、小的小,不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就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拐几个弯算起来都是亲戚,不管是用电的事情还是家里的事情,能帮上忙哪还用多话。”优质服务对于他们仨来说各项条条框框从不需熟记硬背,那是自然而然从骨子里透着的对洲上人的情感。

  现在,仨人的老婆孩子都离开了洲上生活,而他们因为工作留在这里过着单身汉的生活。常年顾不了家。

  下午的时候,刘东信提前赶往渡口,急着回去照顾刚刚做完手术的妻子。

  刘东信妻子:做手术那天你就跑洲上去了,我就有点生气。上午十点我开刀,下午一点你就走了。护士问我家人跑哪儿去了,本来我就胆小,又怕。

  刘东信:有时间的话,我都会尽量回家陪你。自己的事情不做掉不行。

  刘东信妻子:你在外面做事放心,孩子回来了,不要你操心的。我渐渐好些了,等拆线以后就好了。

  刘东信:我老婆跟着我,这辈子也没过上什么好日子,家里家外都是她一个人在操持。我们又忙,好在孩子们争气,两个孩子都走出去了。

  刘东信,年龄57岁,1997年参加电工作,坚守孤洲20个年头。

  吴来如:本来想等农网结束以后出去(打工),后来接着又是下户线整治,事情一茬接着一茬,等了三年又三年。现在老了,也没有那想法了。

  吴来如,年龄59岁,1999年参加电工作,坚守孤洲18个年头。

  钱叶正:这个洲上一下雨就是一身泥,今晚又起大风了,肯定又睡不好觉了。马上就要过年了,外出打工的人又要开始返乡了,我们马上就要更忙了。

  钱叶正,年龄57岁,1998年参加工作,坚守孤洲19个年头。

  吴来如:干了一辈子电工,马上就要退休了,我这心里还真有点不舍得。

  刘东信:我们三个人我最年轻,能做点就尽量多做点。

  钱叶正:只要我们三个人都还在洲上,我们就保证这洲上的电是亮的。

稿件来源: 枞阳电视台
编辑: 木子
相关新闻
-20171214枞川夜语   2017-12-15 15:34
-20171212枞川夜语   2017-12-14 10:25
-20171128枞川夜语   2017-11-29 10:12
-20171114枞川夜语   2017-11-15 13:19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主办: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8 枞阳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

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408230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