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阳在线网站 | 枞阳县委宣传部 主办

设为首页

简体 | 手机站

您当前的位置: 枞阳在线人文

独特的文化盛宴:枞阳豸岭狮子灯

时间: 2018年01月22日10时22分

  张正顺

    旧时枞阳东乡,春节期间舞灯盛行,如龙灯、河蚌灯、采茶灯、狮子灯等,不少村庄都竭力打造出一种像模像样的“灯”来,以增添节日的气氛,竞相媲美,其中最常见的狮子灯以豸岭吴姓宗族的最为著名。豸岭吴氏世代住居于竹子湖畔的豸岭头,衍生至周边附近的一些村庄,史称“豸岭吴”。千百年来,率性果敢、不屈不挠的豸岭吴姓儿女,以勤劳智慧的禀赋创造了丰厚的物质财富和灿烂的精神文明,留下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其春节期间必备的“舞狮子灯”独具一帜,至今还被人绘声绘色地津津乐道着。

  豸岭的狮子灯寓娱乐和健身为一体,融武术、杂技和民俗文化于一炉,有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民族特色。“咚咚咚哐,咚咚咚哐”,每每随着一阵激越喧天的锣鼓声,一队舞灯的人马趁着夜色闪亮开路,当“狮子”进入异地的村庄,就被引领到一块早已预备好的空旷场地之中开始表演。一只披红戴彩的威猛的“狮子”尾随着手执灯球的领狮者,在一声声吆喝的指令下,在场地中央时而跌扑、翻滚,时而跳跃、搔痒,一时间簇拥而至的观灯者人头攒动、水泄不通。为了避免人流拥挤侵占了“狮子”表演的场地,每每有一两个挥动“火琉球”者,在场地的四周不断旋转走动,两只红光耀眼、爆裂响亮的“火琉球”被栓在一根绳索的两端,绳索的中间部分被挥球者一会儿紧扣在双手中,一会儿又衔在嘴里,两只“火琉球”在空中精灵一般翻腾跳跃,令观灯者望而生畏、避而远之。等到场地完全开阔起来,随着领狮人一声指令的吆喝,狮子在场地中央按照严谨的传统套路,做出“鲤鱼飘滩”、“鸭子浮水”、“蛤蟆跳坎”、“四肢滚球”等动作。接着,待狮子蹬踞一隅默然不动时,领狮人则将灯球放在场地中央,便开始耍弄起一套套“当家拳”来,除了基本的“狮子门”,还有“小武虎”“小飞虎”“武松夺岭”“八仙过海”等,都是徒手的拳术套路。再后来,舞灯的队伍中会另外闪现出几个精壮小伙子,亮出随身携带的器械,如单刀、铁尺、梭镖之类,娴熟自如的表演起来。这时观灯的人群中不时发出惊叹的喝彩声,助兴庆贺的爆竹声也一鞭接一鞭地开始燃放起来了。

  当观灯的人们热情被点燃,期待被放大后,豸岭的狮子灯将开始表演拿手的绝活——“狮子望长江”。这是一种高难度的表演,高台由许多张方木桌垒叠而成。叠法一般有两种:一种是以一张桌子为底叠得上下一样大的“一炷香”式,另一种是上小下大的“宝塔型”,这是最常见的。宝塔的高度不一,最高可达到8米,所用方木桌共一百零八张,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每一层方桌与方桌之间都保留了巷弄般的空隙。方桌数量不同摆法设置就不同,为了设计出最佳摆置方法,人们会预先用麻将牌进行模拟、斟酌。层层垒叠的方木桌难免晃荡不稳,因此在表演时每一只桌脚都安排专人扶持把握,他们为了桌脚的稳固,出灯之前都要从家里带来一只“草把子”别在腰间,以便即时派上用场。“狮子”的表演会由下而上,除了进行一层高过一层地向上攀越,还要在“巷弄”里来回自由的不断穿梭,并作出各种摇头摆尾之类的动作来。所以为了确保这一表演的安全完美,通常相互配合表演的“灯头”“灯尾”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能人,舞“灯尾”者必须个矮壮实有臂力,舞“灯头”者则最好是瘦轻机灵,因为有时“灯头”在攀越每一层高台时,几乎都是依靠“灯尾”的托举之力。这种世代传承的表演方式并无保险措施,表演者停留最上面一层不到3米见方的高台平面上,想要表演成功,不仅要有胆量,还要凭智慧、靠机敏,同时需要“灯头”“灯尾”之间的密切配合,还有着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生命的敬畏。俗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这种高台表演也难免马失前蹄之事,只是由于通常的宝塔型高台是斜坡状,再加上舞灯者的身手敏捷,一般也没有多大的危险。据过来人介绍,新中国解放之初,豸岭狮子灯受邀前往湖东县城(汤沟)参演,当“狮子”在最上面一层高台表演时,由于不慎失脚,“灯头”“灯尾”一溜烟从上层顺着斜坡滚落到地面,有趣的是,当时在场的领灯人反应敏捷,竟迅速对着手里的广播筒高声喊道:刚才所表演的式子是“老鹰叼鸡”,大家不要惊慌,不要误会!这一有惊无险的失误,不但在普通的外行人面前没有露陷,反而更为豸岭的狮子灯赢得了极大的传奇性口碑,成了豸岭吴氏百姓日后反复笑谈的资料。

  豸岭的狮子灯若是在春节期间受邀演出,每到一处除了展示不凡的身手才艺,还会传播一些耐人寻味的民俗文化,譬如每当一场酣畅淋漓的狮子灯表演结束,队伍中会出现几个敬献“恭贺词”的人,一般三人,一人一句,出口都是吉利的话,什么“铜锣皮鼓响叮当,狮灯今日来贵方,贺得贵村人兴旺,荣华富贵万年长。”什么“狮子灯儿来贵方,男女老少喜洋洋,庆贺新年行好运,一年四季都平安。”等等。这一别开生面文雅的节目,作为整场狮子灯表演的尾声,带给观众更多的精神上的慰藉,有着余音绕梁的十足况味,为灯班子的离去增添了几分难分难舍的魅力。

  当然,在东乡各个村落家族与豸岭吴氏并存的舞灯班子比比皆是,只是其中高下有别、良莠不齐。一些舞灯班子的成立不只是为了自娱自乐或强身健体,而是趁着春节的大好时机企图外出赚一点“外快”。因为“送灯”就如拜年,在带去了欢乐、喜气与吉祥的同时,“接灯者”自会礼尚往来,奉上一份大小不一的“红包”。所以送灯班子每到一个村庄,为了收到更多的红包,总希望演出场子多多益善,必然希望挨家挨户的表演。为了取得对方乐意的欢迎,送灯班子在出灯演出之前,都要安排有头脸、有身份的人早早送去一份“灯帖子”,此所谓“不看舞灯的,就看送帖子的”。受此利益驱动,这些舞灯班子中不乏滥竽充数、质量平庸者,俗称“草把灯”。豸岭吴氏的灯班子则特殊:他们接受对方诚意的邀请才去演出,一般不主动送“灯帖子”;他们不挨家挨户的串演,只在空旷的场地中集中隆重的展示;他们专为对方送去喜气,赚一个彩头,以增进情谊,充其量也只会喝下一盏敬献来的茶水;他们也为展示自身风采,为本家族的功夫才艺做一回广告,让人眼界大开、心悦诚服。因此豸岭吴氏独具特色的表演与卓然不群的做派,让那些难登大雅之堂的“草把灯”大失颜面,所受欢迎的指数大打折扣。因此豸岭吴氏的灯班子在受到敌对嫉恨之余,还难免随时遭遇不测的尴尬或危险。因此豸岭舞灯班子每每外出表演时,既要力争表演成功出色,又要预防被人“轰场子”,外出舞灯就要准备“打架”,灯班子里必定配备一些身手不凡的人,带上各种单刀、铁尺之类的器械,既能即时展示功夫才艺,又为了震慑对手、应付对手,做到有备无患。这辉煌与荣耀背后掺和的灰暗色调,掌声与笑语里面夹杂的不和谐音符,至今还刻印在老一辈人的记忆里,虽经过时间的冲洗,却同样是那般厚重与温暖。一次次狂风巨浪使水手的能耐得到了检验和锻炼,而舞灯演出带来的矛盾冲突促进了豸岭吴氏的“当家拳”的不断提高和代代传承。况且这关乎信仰、关乎文化、关乎心灵、关乎生死歌哭与爱恨情仇的存在,是一幅幅渐行渐远的时代剪影,承载着一方区域一代代人真实鲜活的记忆。

  记忆不灭。豸岭的狮子灯不灭,如同整个东乡武术。她是一抹独具风情的靓丽风景,一道独特的文化盛宴,犹如一张鲜活靓丽的名片,成为一个家族或一方区域的精神图腾。

稿件来源: 枞阳在线
编辑: 蒋骁飞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主办: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6 枞阳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

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408230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