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阳在线网站 | 枞阳县委宣传部 主办

设为首页

简体 | 手机站

您当前的位置: 枞阳在线人文

探访学堂石

时间: 2018年04月24日14时44分

  大江

    或许是机缘巧合,第一次听说学堂石时,我便感觉灵光一现。一个偏僻的乡下,能有如此文乎的名字,甚至还有点诗意,其中似乎大有典故。

  正是深秋时节,碧空如洗,阳光明媚。宜人的天气,让心情也变得格外晴朗。约上几位同伴,我们执意对学堂石作一次探访。

  出门不久,车便拐入一条狭窄的乡村公路。两旁的田野,黄绿相间,一派丰收在望的景象。

  约十几分钟,行至一晒场,公路渐渐消失,一行人便下车步行。晒场上,杂草丛生,几处草垛随意堆放,分外醒目。

  绕过草垛,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山。山是孤山,很小巧的样子,被郁郁葱葱的树木覆盖着,幽静而神秘。山下是个村庄,一幢幢楼房若隐若现。整个村庄如同世外桃源,掩映在一片绿树丛中。

  

图1 学堂石村庄

   学堂石究竟是什么,我一直很模糊。一问才知道,这村庄就叫学堂石。三十八户人家,分别姓张和鲍。遇见一准备下地的农人,竟是村民组长。组长姓鲍,见来了生人,很热情,同时自语道,上几次也来了很多人,这屋毁完了,快倒了。我一惊,看来这学堂石有名堂,村庄叫此名,难道还有叫学堂石的房屋不成?

  再一问,原来组长说的屋另有所指。那是张家的老堂心。我们边走边聊。组长说,那里以前很红,共产党曾办过学堂。据说某年,还开过一次重要的会议。

  组长话音刚落,我们走到了一栋破烂不堪的房屋前。木柱小瓦,门窗尽失,土墙将倾,与两边的楼房很不协调。我知道,这里真的是中共早期活动的一个中心。组长说的那个学堂,其实是共产党人张舜卿开办的农民运动骨干培训班,而张舜卿就是这庄上人。至于那个会,则由中共安庆中心县委召集,八县派员参加。欧家岭暴动,就在此策划。

  

图2 张家老堂心

  可惜了!如此真切的红色旧址,却少人问津。眼前的老屋,就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孤单地守候着,任春去秋来,看花开花落。

  看罢老屋,组长意欲告辞,众人挽留。既碰到,就是缘分。我一直隐约感觉,这庄上应该还有一块石头。而这石头,就叫学堂石。

  提起石头,组长有点支吾。追问才知道,真有这么一块神奇的石头。相传很久以前,这里有座学堂,老师和学生都是天上的神仙。学生很顽皮,成天打闹,尽做一些过头事。有一次,竟偷吃天狗,触犯了天条。上天大怒,飞来一石,挡住学堂大门,从此学生们再也没有出来,只有厨师因为没吃天狗,从旁边一小洞钻出。如今,这块飞来石就叫学堂石。那小洞也还在,当地叫做观音洞。

  竟然是这么一个传说,悲惨,恐怖。听来,让人内心沉重。不过,无论如何, 这石头还得去看上一看。

  于是,我提议前往。

  组长说,庄后这座山,先前周边都是湖。后来,村里在东面穿起江心圩,现在只剩三面环水了。学堂石在山北,临湖而立。有两条路可以去,一是山路,但山上树密刺多,不好走,也难看到石头的全貌。再就是水路,看得真切些。但须坐船,且要绕山转上半圈。

  穿过村庄,不远处就是白荡湖。恰巧,一条小船系在岸边。上船,组长一会操桨,一会撑篙,娴熟得很。小船在碧波荡漾的湖面穿行,身后泛起道道涟漪。湖风拂面,顿觉心旷神怡。

  说话间,组长提醒,学堂石快到了!

  我定睛一看,前方山上已少有树木。一整块裸露的石头山体,从湖中拔地而起,陡峭险峻。山体正下方有个凹曹,恰如一道石门。而一块巨石直立着,紧贴石门。门下观音洞隐约可见,只是大部被水淹没。巨石背后,估计有一定的空间。用力敲打,里面传出回音,犹如儿童读书声,朗朗入耳。

  一行人都惊呼,想不到,在这人迹罕至的角落,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地方。

  

  图3学堂石

  就在准备回程时,我无意中看见两根竹杆,插在石头缝隙间。再细观,见上头竟扎着红绿绸缎。

  见我有点困惑,组长解释,这是人家还愿的,某人的儿子今年考上了博士。这石头有灵性,那年要建夏咀大桥,准备来炸这石头。工人拿了钢钎和炸药,却见一条碗口粗的大蛇,护着这石头,驱之不去,只得放弃。说完,组长问我:你说这石头神不神?

  我笑而不答。

  看来,在乡亲们的心目中,学堂石已被神化。而且,这充满灵性的石头,早已神化成这村庄人崇文重学的一个象征,甚至已升华成了一种文化图腾。

 

 

稿件来源: 枞阳在线
编辑: 蒋骁飞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主办: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8 枞阳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

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408230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