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阳在线网站 | 枞阳县委宣传部 主办

设为首页

简体 | 手机站

您当前的位置: 枞阳在线人文

阮大铖轶事(中)

时间: 2018年05月15日09时23分
戏子间谍

  戴名世《弘光朝伪东宫伪后及党祸纪略》一文载:

  “大铖尝以梨园弟子为间谍,每闻诸名士饮酒高会,则必用一二伶人阑入别部中,窃听诸名士口语,顾诸名士酒酣,辄戟手詈大铖为快。大铖闻之,嚼腭捶床大恨。”

  这肯定是阮大铖在弘光小朝廷未成立之前所做的事。要是他做了兵部尚书,发生这样的事,早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此前,阮大铖作为阉党集团成员,最终只是被削籍处理。所谓削籍,就是被褫夺了文官的身份降为庶民。也就是说,阮大铖成了平头百姓。他这样品行的人,避祸南京,是非常受江南士子排挤的。但是,除了骂娘,他无力反抗。

  再说江南士子。在当时,一个堪称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学社团——复社,集聚了数千名文人,非常活跃。他们秉承东林遗风,积极干预现实。江南文人尽管有不少诟病,但是,在总体上,始终有一种清刚之气存在。当阮大铖寓居南京,编戏演戏,声色自娱,风花雪月,活得很快活时,他们看不顺眼了。用赵太爷骂阿Q的话来说,你哪里配姓赵!江南文人可以风流,可你阮大铖根本不配这么快活嘛。于是,他们推举吴应箕起草了所谓的《留都防乱公揭》。一百多名江南士子在上面签了名,声势浩大。说白了,这就是声讨阮大铖的大字报,到处散发。阮大铖顶不住了,只身逃到南京南门外的牛首山避居。

  再说起用。阮大铖在弘光朝兵部担任要职,有一个人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他就是马士英。阮大铖作为先帝思宗钦定的阉党逆案中的成员,要想重新起用,其难度可想可知,几乎满朝反对。马士英在崇祯五年(1632)任宣府巡府,后又任右佥都御史。他挪用公款给朝官送礼,事发后被削职为民,寓居南京。马士英与阮大铖于万历四十四年同科会试,本就有同科之谊。罢官后的马、阮在南京再次相逢,二人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结交甚厚。马士英力排众议,绕过明朝用人的惯例——廷议,直接得到弘光帝的圣旨。马士英是凤阳总督,手里有军队,他掌握的水师仅战船就有1200艘。在李自成的义军和清军两股大军步步逼近的非常时期,军队就是说话的底气。就这样,阮大铖得到超常规的提拔,先任兵部右侍郎,后升至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

  在阮大铖的重新任用过程中,另一个人也发挥了一定作用,他就是勋臣诚意伯刘孔昭。刘孔昭早在福王尚未称帝时就举荐阮大铖,此后也多次举荐。看来,阮大铖在南京时也并未将所有心思都用在唱戏上,他早和这位刘伯温的后裔挂上了钩。诚意伯只是一个虚衔,并无实权,但刘孔昭毕竟是名臣之后,说话还是有点份量的。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刘孔昭这个爵位来得很不正当。刘孔昭的父亲叫刘荩臣,是他的祖父刘尚忠和一名婢女所生。刘尚忠和原配夫人胡氏所生的儿子叫刘莱臣。本来,应该是由刘莱臣继承爵位的。但是,刘莱臣年幼,而刘荩臣已经成年了,刘荩臣暂时继承了爵位,并答应日后归还。但是,刘荩臣死后,将爵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刘孔昭。刘孔昭为绝后患,将叔叔刘莱臣和祖母胡氏先后杀害。马士英在推荐刘孔昭进入内阁的时候,遭到的众臣的普遍反对,因为武官入阁,整个明朝未有先例。这个没落的贵族,不过就是被马士英组建南明小朝廷时请出来的摆设而已。

  樊树志先生在他的著作《晚明史》中,关于马士英启用阮大铖,提出一个观点:“阮大铖的复出意味着马士英之流为‘阉党’翻案走了第一步”。在当时的江南士子中,认为马士英要为阉党翻案的人为数不少。笔者不敢苟同这种观点。因为,阉党逆案是思宗钦定、国人称快的大案,马士英又不是傻子,他为什么要做天下人都痛恨的事呢,况且,魏忠贤的案子,是板上订钉的事,能翻得了么。马士英至多是想启用几个逆案中的友人而已。

  阮大铖以戏子充当间谍的手段很高明,有他的干爹魏忠贤的厂卫风格。好在他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结束了,掌握了军权,江南士子们的好日子到头了。阮大铖开始了疯狂地打击报复,夜夜笙歌的江南士子们纷纷作鸟兽散,秦淮河里泛起了血红的浪花。(谢思球撰文)

 

稿件来源: 枞阳在线
编辑: 蒋骁飞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主办: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8 枞阳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

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408230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