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阳在线网站 | 枞阳县委宣传部 主办

设为首页

简体 | 手机站

您当前的位置: 枞阳在线人文

阮大铖与阮氏家班

时间: 2018年05月16日08时38分

谢思球

  (昆剧《1699·桃花扇》中的李香君剧照)

  阮大铖当年于南京秦淮河畔组建的阮氏家班,堪称当时昆剧顶极家班。当时,秦淮河畔最有名的家班有田皇亲家班、阮氏家班、冒襄家班、尤侗家班等,而以阮氏家班演出水平为最。清冒襄编《同人集》中有云:“金陵歌舞诸部甲天下,而怀宁歌者为冠,所歌词皆出其主人”。阮大铖之所以能称得上是一位戏曲大家,在于他是一位全能型的戏曲通才,他不仅能创作剧本,而且能演能唱,甚至超过了专业演出水平,他就是阮氏家班的艺术总指导。当时的江南文人,虽擅长诗词文章,对剧本创作却多半不精,加上不懂曲律编排,所创之剧往往难以搬上舞台,更不用说作者本人能演能唱的。

   一流的家班当然离不开一流的表演人才。当时著名的说书艺人柳敬亭和后被称为南曲第一人的苏昆生都曾是阮氏家班中的成员。后来《留都防乱公揭》事发,阮大铖成为江南文人的公敌,他们二人遂离开了阮氏家班,柳继续在秦淮河畔说书,苏则做了秦淮八艳之一李香君的昆曲教习。

   阮氏家班的组成人员,其中绝大多数现在已难考知。姓名留于载籍者仅陈裕所、朱音仙、李伶三人。阮大铖《春灯谜自序》:“有裕所陈君者,称优孟耆宿,无论清浊疾徐,宛转高下,能尽曲致。即歌板外一种频笑欢愁,载于衣褶眉棱者,亦如虎头、道子,丝丝描出,胜右丞自舞《郁轮》远矣,又一快也”。朱音仙为阮氏家班伶人,曾因技艺高超而为其主人阮大铖荐入南明弘光朝宫廷中演唱,至清康熙朝犹健在。清龚鼎孳诗《口号四绝赠朱音仙》,题下小注:“为阮怀宁歌者”。关于李伶,清姚燮《今乐考证》“阮大铖”条:“近阮怀宁自为剧,命家优演之。怀宁死,优儿散于他室。李优者,但有客命为怀宁所撰诸剧,辄辞不能,复约其同辈勿复演。询其故,曰:“阿翁姓字不触起尚免不得人说,每一演其撰剧,座客笑骂百端,使人懊恼竟日,不如辞以不能为善也。”阮大铖死后,他所创作的剧本连曾经是阮氏家班的演员及其他演员都不敢再演,只为怕“笑骂百端”,可见当时阮大铖声名之坏,实在为整个社会所不耻。

   阮氏家班除为阮大铖自赏或会客演出之外,亦对外进行商业演出。清冒襄《往昔行跋》记复社同人于崇祯十五年(1642)观阮氏家班演出《燕子笺》事:“则梁兄、李子建为首,约同人剧金,中秋夜为姬人洗尘于渔仲兄河亭。怀宁伶人《燕子笺》初演,尽妍极态,演全部白金一斤”。

   白金一斤即银十六两,可见阮氏家班外演不但明码标价,而且取值颇高。如此高价位既显示该班档次,又可见受欢迎程度,就连仇视阮大铖的江南文人亦常邀请阮氏家班演出。汪琬《题壮悔堂文集》记载,崇祯十五年(1642)中秋节,在复社名士侯方域欢宴冒辟疆和董小宛的晚会上,阮氏家班曾到秦淮河房演出了《燕子笺》。明末四公子中的的陈定生、冒辟疆、侯方域鸡鸣寺宴饮时,曾召阮大铖家班去演出,他们“箕踞而嬉,听其曲,时亦称善”、“醉而且骂且称善”。对阮大铖可以说是又恨又爱,恨其品德,爱其奇才。

 

 

稿件来源: 枞阳在线
编辑: 蒋骁飞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主办: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8 枞阳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

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408230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