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百度 中国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简体/繁体
首页 国内 博客
新闻 国际 社区
政务 承接 浮山
视频 县直 乡镇
美图 纪检 时评
效能 民生 科教
经济 招商 胡琴书
图秀 热图 惜阴亭
武术 诗词 方以智
人文 社会 射蛟台
娱乐 风光 洗墨池
文苑 健康 白云岩
当前位置: 枞阳在线文苑
一片过早凋零的叶子
字体:   2018年06月07日14时48分 视力保护:

  李成

  记得是1992年2月,我回乡过年,大约正月初六,到县城与几位高中同学晤面,大家正站在广场上聊天,不意这时从县委大院里走出一个小伙子,身影十分熟悉,仔细一看,是我的大学同学江君。大学毕业后三年多未见,彼此当然十分高兴。我见江君穿着短呢大衣,颈上围着围巾,头上还戴着一顶无檐的呢帽,眼睛虽还是那么小,但正放出喜悦的光芒,尤其是微抿的嘴唇有很好看的弧线,挂着女性式的浅笑,可谓一翩翩少年。我问他毕业后在哪里工作,他答是在“某厂子弟中学”。问他感觉怎样,答曰:“还好”。说着,还邀我返京时路过合肥去他那里做客。

  我和江君是大学同班同学,不住同一寝室,也不算过从甚密,但还是有些交往的,因为毕竟是同一个县里的老乡。但我记得,一开始有些同乡聚会并没有他,所以在我印象里,他好像不是我老乡,当有一天有人告诉我他也是桐城人时,我很诧异,便去问他,他告诉我,他确实是桐城人,但从小在淮北长大,也是在那里考上大学的。原来如此。也许正因为此,他常常独来独往,但他好像并不感到孤独,常见他一个人走在校园小径上,用欣赏、赞许的目光看周围风景尤其是操场上活动的人群,脚步并不停留,而是轻快地一直往前走。我感觉他是一个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乐的人。

  我很长时间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干些什么。到了大二、大三,我们略有些接触,大约是他偶尔来问我借点书刊。终于有一天,他告诉我,他也写诗,写了整整一笔记本了。我当然想知道他写的是什么,但他莞尔一笑,说“不能给你看。”后来,我到他的寝室里玩,看到他案头果然有一本裘小龙翻译的叶芝的诗集《丽达与天鹅》,他说他很喜欢这本书。我当然也读过这本书。这样,偶尔凑在一起聊聊天,谈谈文学什么的,很快就到了毕业那一年,特别是实习回来后,大家都感到比较轻松,只等毕业分配了。在这一段时间里,江君略显活跃了些,脸上常带喜悦的神情。我略觉奇怪,还没来得及问,他就主动告诉我,他常常坐在校园的荷花池旁,一坐就是一两个钟头。我问他做什么呢?他说是看女生,那些开始长大、走向成熟的女生,一个个青春朝气,风姿绰约,让他百看不厌,十分忘情。我笑骂他好色,他也不作辩解,仍只莞尔一笑。这样就到了毕业离校,我们各奔东西。

  在县城广场相见后没几天,我就离家返京。而当时铁路交通极为紧张,一票难求,我不可能当天就能坐上合肥至北京的火车,心想最好的落脚点当然是前几天遇到的江君那儿,便提着行李赶到了某厂。进了厂大门,我就略有些吃惊,因为这里整个就是一个乱糟糟的工地,到处都堆着铁丝、钢管、破铜烂铁,到处是工人的身影,到处是哐里哐啷的撞击声,还有小火车在轨道上当啷当啷行驶,连一条路都不好找。我经过打听询问,好不容易找到设在厂区后院的子弟中学,又到了一座孤零零的小楼下边,请人把江君喊了出来。他面带笑容表示欢迎,就拎着我的行李上楼,踏上楼房外侧的铁梯,一步一颤,加上厂区传来的震动,我都觉得这楼房在跟着一摇三晃。上了二楼,黑咕隆咚,一盏昏黄的电灯垂在头顶,隐约见到楼道两边堆满锅灶、杂物,穿过一个又一个木板门,见到一侧有扇更破旧的板门。江君停下来,推开,说这就是他的宿舍。很小的一个空间,一床一桌,一个书架,其他似乎就别无长物。此时,我的心里与其说是失望,毋宁是惊讶,遂脱口而出:“你就住在这么个地方呀!”他点点头,微笑,我心想:你还不如分回家乡哩,凭你父亲的关系留在县城教书,境况比这也要好些,何必要在这里受罪呢?

  是夜,我就住在他的斗室。他的床铺仿佛也只是用块木板临时搭就的,上面还挂着蚊帐。在食堂里吃过晚饭,接下来自是灯下闲谈。我问他还写诗否,他只言写得少了。我又索他抄有诗作的笔记本一阅,他这次是打开了,竟然是满满一本,大多只是纷涌思绪的记录。我说“你当初为何不选出几首,交给我刊登在诗社的刊物上呢?”他说他写诗只是写给自己看的,不欲作一个诗人。我谈了对他工作环境的看法,说你为什么不换个地方?他淡然一笑,说他喜欢这里的学生,喜欢教书。接着,他谈到他教书的故事,说一开始学生怎么“欺生”,不听话,后又如何接受他喜欢他的,其中就有诗歌的力量,他常给他们读诗、讲诗。我听了颇为吃惊。在我的印象中,他对一切都好像无所谓,起码是漫不经心,没想到他对于工作竟如此热心。他又说他曾因患肝炎,几至不起,如何又恢复了身体,站到了讲台上。我更吃一惊,忙问他现在身体怎样,他摆摆手:没事。谈起学生为什么对他如此尊敬,他告诉我,他骑着自行车,将他的每一个学生家都跑到了,都做过家访,自行车被人偷了好几辆,当地的晚报还报导过他的事迹。在我的一再请求下,他才不好意思地拿出这张报纸,我大致读了读,注意到记者赞扬他为厂子弟中学的优秀教师,是学校未来的希望。听了他的叙述,我肃然起敬,我愈加感到他在这样嘈杂、陋劣的环境下做出了如此成绩,跟我此前心目中的翩翩少年乃至公子哥形象,是多么的不同;要真正了解一个人,是多么不容易啊!

  我又提到当年他忘情地在校园里看女孩子的往事,他朗声大笑,他说,他其实那时是爱上了一位同一年级的女同学。我问她是谁,他说出了一个名字,我点点头,说,她真的很美,许多人都喜欢她。他莞尔一笑,说:“我觉得自己没有希望,就大胆地看她,让她感受到我的心意。”“她感受到没有呢?你为什么不直接向她表白呢?”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告诉我,毕业前夕,他去问她要一张照片,她真的给他了,他一直珍藏着……

  第二天,他骑车带我在街上乱转,去找他的熟人,看能否给我弄来一张火车票。问题解决后,我去访问我的一位诗人师兄,并从他那儿带回一部他即将出版的诗集清样,江君见到了十分高兴,连说要将清样留下来读读再寄给我。我考虑到他手边几乎没有什么书籍,更没有诗集,就答应了他。当天晚上,他把我送上了火车。

  回到北京约一个月后,我给他写了一封短信,一是对他的招待表示感谢,二是对他的工作表示敬意,信末也提到了那部诗集清样。很快,我收到了他的回信,大意谓谢谢我对他的赞扬,其实做得还不够云云。至于诗集清样,他说:也许过两个月再寄,也许明天就寄。我知道他一贯就是如此洒脱不羁,读后不禁一笑。

  大约又过了两个月,快到仲夏了,我有一次打电话给同在北京的同学老项,讲到我路过合肥时,见过江君,他在他的岗位上做得非常好,虽然条件差点,但成绩得到媒体报道,很不容易!老项在电话那头略沉吟一会儿,用一种沉重的语调对我说:江君已去世了!我一听,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忙问怎么回事。老项说:是肝脏出了问题。我想起江君曾告诉我他曾患病几至不起的话,不得不相信,顿觉六月炎天,电话亭外的阳光一下子黯淡下来。

  从此,当然再无江君的消息。我偶尔想起,从到他那儿歇足,聊天,到听到他去世的消息,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那样一个翩翩少年,怎么一下子说没就没了呢,他去哪里了呢?他如果活着,又会做出怎样的成绩!他还没有谈过恋爱,他临死前,是否还怀着对心中的那个女孩的深切的爱呢?他一定是深情地留恋这个人间!

  如果把大学同学群体比作一棵大树的话,江君不幸是那最早凋零的一叶,而且凋落在生命的春天,这真是人间莫大的不幸。每当看到同学们在微信群里你一言我一语地逗乐,有如繁花遍地、春水滋漫,而独独少了江君,我不禁黯然神伤,同时也感到了苏东坡所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语的意义。
 中国人常常讳言死者,我也很少听到人谈到江君,我担心他早已被人忘记了,他的事迹,他的写诗的爱好,我因为和他有过接触,觉得有责任把它写出来,给知道他的人看看,故作文以记之。

稿件来源:
编辑: 徐连祥
相关新闻
刘涛健身前吃自...
热点新闻
·省实施五大发展行动计划督查组来枞督查
·罗云峰来枞调研扶贫工作
·提升承载能力 建设“活力枞阳”
·尚允利荣获6月份“铜陵好人”称号
·李红兵主持召开县城创建工作会议
·县安监局开展防暑降温专项检查
·发挥生态优势 建设“绿色枞阳”
·大鼓书说唱民法 普法宣传进万家
·枞阳在线网站全新改版上线试运行
·雨坛乡:加速推进民生工程落地生根
精彩图片
荷花盛开迎客来
千人彩虹泡泡跑
缆车集体婚礼
夏日葵花引游人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主办: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6 枞阳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
 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408230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