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百度 中国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简体/繁体
首页 国内 博客
新闻 国际 社区
政务 承接 浮山
视频 县直 乡镇
美图 纪检 时评
效能 民生 科教
经济 招商 胡琴书
图秀 热图 惜阴亭
武术 诗词 方以智
人文 社会 射蛟台
娱乐 风光 洗墨池
文苑 健康 白云岩
当前位置: 枞阳在线文苑
李府的见证
字体:   2018年09月05日16时08分 视力保护:

  季宇

  有朋友来合肥,我常带他们去李府参观。这不仅因为李爵帅名气大,更因为李府确有可看之处。每次去,我都颇有感慨。不久前的一天,我陪同前来合肥参加期刊主编会议的部分主编,又一次走进了李府。

  李府,又称李鸿章故居。这是一座典型的江淮地区民居建筑,位于合肥市繁华的淮河路步行街上。从现存的格局看,分前厅、中厅、走马楼等几个主要部分,其中走马楼保存得最为完好。

  李鸿章是晚清名臣。其父李文安与曾国藩系同年进士,殿试三甲,曾任刑部主事、督捕司郎中等;其母亲生下六男二女,个个出人头地。其中李瀚章、李鸿章更是位列封疆,两女则分别嫁给记名提督张绍棠和江苏候补知府费日启,同样十分风光。李母去世后被追封为一品夫人,所谓皇恩浩荡,圣眷优隆。如此家族,其显赫自不待言。据说,旧时合肥大街一半均为李家所有。现在保留下来的李鸿章故居只不过是原先的十二分之一。

  进入大门,走进前厅,就可以看到李鸿章生平展。该展通过图片、实物等详实介绍了李鸿章的一生。用李鸿章自己的话说,即“少年科举,壮年戎马,中年封疆,晚年洋务”,这是李鸿章对自己一生的概括,却唯独没有提及甲午和庚子,这是李鸿章的心头之痛。

  李鸿章出生于合肥东乡,即后来的肥东县。合肥有句俗话:“东乡出相,西乡出将”。盖因东乡出过包拯、李鸿章,他们都曾官居大学士,习称拜相;而西乡(即今天的肥西县)出过众多的淮军名将,如张树声、刘铭传、周盛波、周盛传等,故有此语。

  据史料记载,李氏一族原姓许,由于避战乱,自江西湖口迁至合肥,改姓为李。此后延续至李鸿章,已是第九代了。李家早年世代务农,生活十分贫困,但是到了李鸿章父亲李文安这一辈,李家的老祖坟突然冒青烟了。先是李文安考中了进士,接着他的两个儿子也先后科场得意。此后,李家进士、举人和秀才不断涌现,当官的也越来越多。李鸿章和他哥哥李瀚章都官居一品,位极人臣。当然,李家最有名的还要属李鸿章了。

  李家的发迹在当地有众多传闻。在李鸿章生平展中,有一张给李家带来好运的老井的照片。这口老井就位于磨店李家早年的老宅旁。据说,李家原先并不住在井边,可到了李鸿章父亲李文安这一辈,不知是为了取水方便,还是其他原因,李家搬到了这口井边,于是,运交华盖,从此发迹。因此有人说这口井不是一般的井,而是一口福井。这种说法不胫而走,直到如今仍有人深信不疑。

  世人大多相信异兆之说。一个人发迹了,或者倒霉了,都会有异兆出现。即便没有,也要想办法找出来。关于这口井,大约也是如此。

  不过,撇开这些,也许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幼时的李鸿章很聪明,也很努力。16岁便中秀才(县学第一名),24岁中进士。此后又被点了翰林,选为庶吉士,仕途一片光明。然而,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后,打乱了李鸿章的生活。从1853年至1859年,他跟随工部左侍郎吕贤基,回到家乡帮办团练。这五年多时间里,李鸿章由“翰林变绿林”,辗转奔波,屡战屡败,狼狈不堪,甚不走运,但咸丰九年,他投奔恩师曾国藩后,便开始时来运转。两年后,公元1861年,淮军建立,李鸿章成了统帅。这对于他是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据史料记载,这支最初只有13营6500人的军队,起先并不起眼,但在镇压太平军和捻军的几年中,它却后来居上,迅速崛起,逐步取代了湘军,成为清王朝最主要的军事力量。据史料记载,淮军全盛时,部队多达200营,十万余众。李鸿章依靠这支武装步步登上高位,执掌内政外交数十年。随着淮军发展,淮系势力也在不断扩张,许多淮军将领官至封疆,出任各省督抚,其势力先后控制了直隶、山东、江苏、安徽、浙江、江西、河南、湖南、湖北、福建、台湾、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和四川等16个省,对近代中国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纵观李鸿章的一生,可谓成也淮军,败也淮军。在李府参观时,每当看到淮军在甲午和庚子战败时的情况介绍,我都十分郁闷。想当年,淮军是何等辉煌,即便中法战争,面对强敌法国,也毫不逊色,何以到了甲午战争,却一败涂地,全面崩溃。这究竟是为什么?我每次陪同朋友去参观时,他们都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其实,在我看来,究其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制度、观念上落后。淮军虽然搞改革,力图自强,但它一个致命弱点就是不改封建的体制。他们向西方学习,只停留于器物层面。所谓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用李鸿章的话说,中国文武制度,事事远出西人之上,独火器万不能及。可封建制度不改革,改革最终是进行不下去的。因为封建制度与科学技术进步格格不入,是改革的最大障碍。

  二是腐败问题严重。太平军被镇压下去后,淮军居功至伟,部队官兵居功自傲,腐败的苗头便开始出现了。中法战争后,中国迎来了十年和平发展时期。这一时期,淮军的势力达到顶峰,洋务运动也搞得红红火火,有人把这称为“同光盛世”。可表面上的盛世风风光光,实际上问题一大堆。尤其是腐败成风。晚清的腐败是全方位的,淮军的机体同样受到严重的侵害。淮军后期贪污贿赂盛行,买官卖官成风。吃空饷的旧习,更是泛滥成灾。此外,军纪松懈,在训练上弄虚作假,走过场、摆花架子。结果,战争一打响,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教训极为惨痛。

  在李府参观时,有一张李鸿章在日本遇刺的照片,给人印象深刻。这张照片上的李鸿章虚弱不堪,也凄惨不堪。事情就发生在《马关条约》谈判期间。刺杀李鸿章的是日本浪人小山丰太浪。他趁李鸿章乘轿出行时向他开了一枪。据事后的诊断书云:“李左眼窝正中约1厘米处有一弹孔,边缘不整,横向直径约8毫米,椭圆形,呈浅紫色。周围肿胀,波及眼睑,致使左眼瞳孔几乎遮闭。”“可以认定枪弹(从)左上腭骨前壁,射入颌窦,固着于骨上。”“眼镜玻璃虽被击破飞散,幸未伤及眼球。”这份诊断书,是由日本陆军医院的专家做出的。诊断书写得很详细,文字也较长,概而言之,即李鸿章伤得不轻,但他还算幸运,并未危及生命。有人说,李鸿章中弹后拒绝取出子弹,要留下这个“罪证”带进棺材。他还坚持不让洗掉黄马褂上血迹,以此作为日本理亏的罪证。据说,日本也确实感到理亏,将赔款从三亿降为两亿。这个说法究竟有多少根据,不得而知,但这还不算李鸿章最惨的遭遇。

  光绪二十七年,《辛丑条约》谈判时,已经赋闲在家的李鸿章,又在朝廷的催逼下不得不抱病前往北京收拾残局。此时他已是78岁高龄。这个为大清撞了一辈子钟的“和尚”,最终倒在了谈判桌上。据李鸿章的亲信幕僚周馥回忆,11月6日,他接到京中电报,说李相病危,嘱速进京。等他赶到时,中堂已著殓衣,呼之犹应,但已不能说话了。拖至次日午刻(上午11时至下午1时),仍大睁双眼,久不瞑目。周馥抚之大哭,连声道:“老夫子有何心思放心不下?不忍去耶?公所经手未了事,我辈可以办了,请放心去罢。”李鸿章这时忽然口动欲语,似有话要说,但却没有力气说出来了,只见几滴泪珠从他的脸上慢慢地滚落下来。周馥用手抚其目,且抹且呼。良久,李鸿章才闭上了眼睛。

  李鸿章一生最受诟病的便是甲午、庚子两次签约,但这个责任究竟由谁来负,我想,明眼人心里都清楚。

  晚年的李鸿章有一次对吴永(吴是李的幕僚、曾国藩的孙女婿)说:“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净室,虽明知为纸片糊裱,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对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
 李鸿章的这番话颇值玩味。在结束参观时,外边下着小雨,我们打着伞穿过步行街。天色已暗下来。细雨中的黄昏显得有几分凄冷。一位主编走到我身边说,李鸿章关于“裱糊匠”的比喻太形象了,一个从根上烂掉的社会,谁也救不了。嗟夫,诚哉斯言!说到底,李鸿章的悲剧是时代的悲剧、历史的悲剧,并不应该简单地归咎于个人。正如梁启超所云:“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如今,我们回顾往事,就是为了牢记历史,而李府的兴衰便是一个很好的见证。

稿件来源:
编辑: 徐连祥
相关新闻
刘涛健身前吃自...
热点新闻
·省实施五大发展行动计划督查组来枞督查
·罗云峰来枞调研扶贫工作
·提升承载能力 建设“活力枞阳”
·尚允利荣获6月份“铜陵好人”称号
·李红兵主持召开县城创建工作会议
·县安监局开展防暑降温专项检查
·发挥生态优势 建设“绿色枞阳”
·大鼓书说唱民法 普法宣传进万家
·枞阳在线网站全新改版上线试运行
·雨坛乡:加速推进民生工程落地生根
精彩图片
荷花盛开迎客来
千人彩虹泡泡跑
缆车集体婚礼
夏日葵花引游人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主办: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6 枞阳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
 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408230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