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百度 中国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简体/繁体
首页 国内 博客
新闻 国际 社区
政务 承接 浮山
视频 县直 乡镇
美图 纪检 时评
效能 民生 科教
经济 招商 胡琴书
图秀 热图 惜阴亭
武术 诗词 方以智
人文 社会 射蛟台
娱乐 风光 洗墨池
文苑 健康 白云岩
当前位置: 枞阳在线文苑
流浪的人
字体:   2018年12月07日13时39分 视力保护:

  申赋渔

  我住在巴黎的一个小巷子里。一端是一个小小的三角空地。一端是邮局。

  三角空地上长着两棵梨树。在梨树的底下,有两张长椅。长椅上长年住着两个流浪汉。一个喜欢喝酒,旁边总摆着一两只空的啤酒瓶。另一个手里总拿着一本书。

  有一天早上,我刚出门,远远就看到消防车、救护车停在路口。到近处一看,那位平时爱喝酒的流浪汉躺在地上,两个医护人员正在进行抢救。只抢救了一会儿就放弃了。他已经死了。夜里冻死的。另一个流浪汉站在稀落的人群外,默默地看着。

  消防车把去世了的流浪汉带走了。读书的流浪汉也离开了另一把椅子。

  两把椅子后来就一直空着。

  在巷子另一头的邮局的屋檐下,也住着一个流浪汉。看起来三十多岁,显得精神抖擞。我到这里两年了,每天都能见到他。偶尔还会彼此点头致意。他的铺盖总叠得整整齐齐,摆放在邮局外面的一个长台阶上。上面正好有片屋檐能挡风雨。我们只在一天的深夜里有过一次短暂的交道。我们都站在欧洲广场的铁桥上看下面徐徐进出站的火车。我递了一支烟给他。两人默默地在黑夜里抽完手中的烟,点点头就分手了。

  前不久,邮局进行大规模的整修,他原先居住的台阶被围挡裹了起来。外面只剩下一点点,只够人直着身子坐着,再也不能躺了。夜里九点多,我散步回来,看到他坐在这台阶上。我原以为,流浪汉四处为家,既然这里的窝毁了,那就再换一个吧。可是,每天晚上他还是回到这里,默默地在他原来的地方坐着。

  回到家,我热了两只包子,出来找他。可是他又不在这里了。铺盖还在。我就在旁边等着,等了半个多小时,他还是没回来。只好怏怏地回家。

  过后的好几天他都不在。我想,他大概找到新的住处了吧,毕竟巴黎这么大。又是一天晚上,我从圣拉扎尔火车站出来,沿着罗马路往家走,突然有个很面熟的人迎面走过来,与我擦肩而过。走过去好远,我才反应过来。是他。他的头发虽然还是像爆炸后的蘑菇云,显然洗过了。脸上干干净净,一身衣服也是新的。脚上一双旅游鞋,白得晃眼。大胡子也修剪过了,显得相貌堂堂。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忽然想到,巴黎有这样的机构,专门收留无家可归者。也许是因为他失去了住的地方,被他们发现了,因祸得福,得到了这样一身新装,有了可靠的生活。

  之后有好多天,我一直没看到他。他的铺盖也不见了。我心里也就踏实下来,甚至有些为他欢喜。

  在一次不经意间,我又遇见了那个爱读书的流浪汉。他住在巴蒂尼奥勒公园旁边的一把长椅上。他的手里已经换了一本书,很厚。从封面上的标题看,应该是一本爱情小说。我高兴地朝他点点头,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善意地对我笑笑。不过他已经完全忘了我,那个另一条街上的每天和他打招呼的中国邻居。他其实就住在离那两棵梨树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我竟然一直没发现。

  巴黎的夜已经很冷了,我还是在坚持散步。我改变了原有的路线。我特意要绕到那个小公园的旁边,看他还在不在。

  绕了一个圈子,又经过欧洲广场的铁路桥。桥上靠栏杆又睡着一个流浪汉。我从他的旁边走过,借着路灯的光,我认出了他。就是那个邮局屋檐下的我的邻居。他和以前一样,又是邋遢落魄。他就睡在这露天的夜里。眼睛闭着,睡得很熟。原先的那个屋檐,离他只有200米,被围挡挡着。

  他回不去。他也不肯离开。

稿件来源:
编辑: 徐连祥
相关新闻
刘涛健身前吃自...
热点新闻
·省实施五大发展行动计划督查组来枞督查
·罗云峰来枞调研扶贫工作
·提升承载能力 建设“活力枞阳”
·尚允利荣获6月份“铜陵好人”称号
·李红兵主持召开县城创建工作会议
·县安监局开展防暑降温专项检查
·发挥生态优势 建设“绿色枞阳”
·大鼓书说唱民法 普法宣传进万家
·枞阳在线网站全新改版上线试运行
·雨坛乡:加速推进民生工程落地生根
精彩图片
荷花盛开迎客来
千人彩虹泡泡跑
缆车集体婚礼
夏日葵花引游人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主办: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6 枞阳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
 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408230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