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阳在线网站 | 枞阳县委宣传部 主办

设为首页

简体 | 手机站

您当前的位置: 枞阳在线人文

《桐城派大辞典》管窥

时间: 2019年07月31日08时45分
龙逸
 
    《桐城派大辞典》(以下简称辞典)是一项宏伟的文化工程,万众瞩目。全体编、撰人员辛勤劳作,有开启山林之功,值得称道。

  《辞典》未刊布前,曾有友人与我谈及当下有诸多桐城历史文化的疑惑待解,我信心百倍地说,不急,等《桐城派大辞典》出来了,有些问题会不言自明。辞书发行之初,有友人花不菲的钱购买分赠于师友。如此这些,说明桐城读书人是很推重这部辞书的。

  不虞《辞典》甫一刊布,就遭遇不少质疑,言辞激烈者有之,扼腕叹息者有之,切中肯綮指谬者有之,围观者亦有之。那么,这部辞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知之寥寥,而不明就里者颇夥。不才鄙陋,特对辞书内容作大致浏览,发现实在有诸多问题,试归纳如下:

  一、部分辞条编次欠严谨

  此问题应该不成问题而成了问题。翻开辞典,有些编部给人以凌乱的印象。仅举“道统渊源”编,共29个词条,按照该书例则,是按笔划排序词条的,可这部分并非严格按照笔划排序,如“王守仁”“公孙弘”“六经”“方孝孺”排在“孔子”之前,“论语”排在“朱熹”之后等,这是不严谨的,读者可对照辞典斟酌。

  二、部分词条撰写粗疏

  如第336页“《古桐乡诗选》”词条,其错处有:

  1,词条名称错,该诗集全称应为《古桐乡诗选十二卷》,非“《古桐乡诗选》”;

  2,《辞典》将署名位置颠倒。该诗集应为文聚奎、戴钧衡同辑,非“戴钧衡、文聚奎同辑”,

  3,编者错,是王祜臣编次校雠,非“王祜臣编”。“编次”不同于“编”。

  4,该词条最后一句“有清道光三十年刻本” ,与前句不关连,没头没脑,况且“有清”在此处用得不规范。

  说撰者粗疏,是因对于诸如此类的桐城派作家诗文集,撰写者应见到原著,不应只转录或见到原著也不加考辨。

  三、人物籍贯不一致

  通览全书,人物籍贯缺乏统一规范,仅举几例:

  全书人物籍贯大多数都写为“安徽桐城人”如第164页“陈澹然” ;然有不少表述不一致,列举如下:

  1,有写为“桐城人”者。如第183页“姚永楷”,而永朴、永概昆仲又写为“安徽桐城人” 。

  2,有写为“安徽桐城东乡(今属枞阳)人”者。如第99页“方杓”;

  3,有写为“安徽桐城(今属枞阳龙桥)人”者。如第123页“许奉恩”;

  4,最不严谨的是,同在辞典第99页,竟然连方守彝、方守敦昆仲籍贯书写不一致,如“方守敦,桐城人” “方守彝,安徽桐城人”,且方姓笔划相同,却弟在先,兄在后;第126页苏惇元、苏求庄父子亦然。

  同在第138页:“吴汝纯,桐城东乡(今属枞阳县)人”“吴汝纶,安徽桐城高甸(今属枞阳)人”表称如此混乱,且俩人笔划相同,弟在先,兄在后。

  综上所列,可以看出,“作家编”撰者明显不是一人,而事先对于有关人物籍贯书写问题,编委会是否有统一范则?最后又是否统稿?

  四、部分词条有附会之嫌

  如第53页“桐城小花”词条。窃以为此词条有两个方面问题:其一,词条首句云,桐城小花是“明清两朝的贡品茶叶” ,这一表述是否准确?笔者愚钝,目前为止,未见有哪一部乡邦文献有“桐城小花”的记载。况且“桐城小花”恐怕是桐城茶叶近数十年间的新名称,于姚兴泉先生、张文端公的诗文、生活似无联系,方苞时代更不知有“桐城小花” 。

  至于第56页“桐城诞生礼”、第61页“麻丰糕”、第63页“朝笏板”等词条,赫然与“乾嘉学派”词条等列于一编中,是否不伦不类?

  这些词条全文未见与桐城派有直接联系,似应移入民俗大词典中。作为一部辞典,此类民间文学的附会之说是不该收录的。

  五、部分词条表述逻辑混乱

  如第55页“桐城书院”词条,开头便写“唐宋至明清出现的一种独立的教育机构,为私人或官府所设的聚徒讲授、研究学问的场所。”这是解释“书院” ?还是解释“桐城书院” ?句首明显少了“书院”二字,显得突兀。

  六、全书各编书写文言、白话、俚语混杂

  如“桐城东大街”词条云:“安徽桐城一条古街”,而桐城北大街词条云“安徽桐城古街道之一”。书中诸如“监察平粜”“累官至……卒谥”之类的未经转换的文言与“安徽桐城一条古街”之类的俚语混杂并用,文词或雅洁、或诘屈,或太文、或太俗,不一而足。

  上述例字仅为笔者用半日工夫信手翻阅而记下的。平心而论之,《桐城派大辞典》有错、讹、误、不当等几个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可以说俯拾即是

  《桐城派大辞典》存在的错、讹、误、不当等问题,撰写者、主编、出版社三方面均有责任,而其要在撰、编者责任更大。

  有人说这类讹错是正常的,校书如扫落叶,连《康熙字典》也在所难免。其实不然,《康熙字典》皇皇巨帙,问题多出在排印与校对上,而《桐城派大辞典》的问题,容我再重复一遍:问题在源头,撰、编者责任更大!

  书病犹人病。人病若能尽早检查,趁疾病未入膏肓,尚能医治。书病若能尽早查出,也能勘误订正。《桐城派大辞典》编纂委员会应该感谢广大读者尽心挑刺,其啄木之功,应该重金褒奖之。建议应迅速成立文、史、哲、语言、方志、地方文化史等一流学者组成专门修订小组,对辞书从形式到内容逐条梳理,进行勘误、改写、规正、剔除、增加、统筹达到尽善尽美。

  当下,编一部像《桐城派大辞典》这样的大型辞书实属不易。筚路蓝缕,有错即改。读者当多加理解与鼓励。

 

稿件来源: 枞阳在线
编辑: 蒋骁飞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主办: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6-2019 枞阳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

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4082302000116